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浅谈刑事被告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分享到:
作者:同田兴  发布时间:2018-09-14 14:19:22 打印 字号: | |
  我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既有打击违法犯罪,维护国家司法权威的功能,又具有保障公民基本权利的功能,是打击犯罪和保障人权的统一体。在惩罚犯罪的同时必须注重保障人权是法治国家的基本要求。被告人作为刑事诉讼中的最重要主体,其最基本的权利应当得到法律的保障。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如今的刑事案件激增,是我们司法机关的一大难题。早在2003年3月14日,我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联合下发《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该意见明确提出了“认罪”的概念,并且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由此开始了我国刑事诉讼的被告人认罪认罚从宽处理的司法实践。

  刑法是是国家最严厉的法律,关乎全体公民的人身自由甚至生命,任何一项刑事方面的制度都关乎带“司法公正”,现浅谈刑事被告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存在的问题很多,留给了我们很大的思考空间。

  一、我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主要内容

   笔者认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可以从字面上分成两个部分来谈:

  (1)“认罪认罚”一词的意思应解释为:承认自己的罪行并甘心受到处罚。文中的认罪认罚从宽是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明白自己有罪的行为,就指控的犯罪事实全部或者其主要部分承认,对自身的恶劣行径真正做到供认不讳,甘心受到法律的惩罚。司法实践中,交通肇事案件常常发生他人顶罪的情况,顶罪的人不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以该顶罪行为虽承认犯罪行为,但是不满足认罪认罚的主体要件。

  (2)从宽处理的情况可分为法定从宽情节和酌定从宽情节。法定从宽的情节主要包括自首、立功等。刑法第67条第1款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于自动投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酌定从宽情节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认罪认罚、坦白。《刑法修正案(八)》规定,在刑法第67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3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坦白、认罪认罚,可对案件因其两个法律效果:第一,对于较轻案件的处理可以适用简易程序;第二,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这充分体现了对认罪认罚的被告人都可以从宽处罚。

  二、我国认罪认罚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2.1忽视了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的保障

  我国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被侦查人员提问,应当如实回答。但是对与本案无关的问题,有权拒绝回答的权利。”该规定只包含如实陈述的义务,而没有给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选择的沉默权。在司法实践中,口供可以称得上证据之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整个刑事案件的亲身经历者,对事实经过具有最为直接、最为完整的印象,他们的口供是最为有利的证据。司法机关通过口供,可以快速发现案件线索,快速收集定案的关键证据,口供可为司法机关的快速结案立下“汗马功劳”。正是因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认罪口供如此重要,侦查机关在无法通过正当程序获得破案线索,或者受程序的时间制约挺而走险另辟“捷径”,可能会通过一些非法的途径,比如威胁、利诱等手段,以获得口供。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没有口供,但有确实充分的证据,照样可以定罪,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如实陈述,则用刑讯逼供的方法强迫他们认罪,这样只能“屈打成招”的造成冤假错案,极大的破坏了司法公正的秩序,影响着国家司法公信力。

  面对犯罪率的不断上升,公、检、法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压力不断加大,在司法实践中,大量案件存在利用现有的法律条款,在本不需要的情况下,以不违反法律规定为前提,延长办案的期限,虽然这种行为不违反法律,但是侵犯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有损于司法的公正。比如在侦查阶段,在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后,一般应在3-7日内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但是公安大多会依据《刑事诉讼法》第69条第2款的规定,以犯罪嫌疑人系流窜作案、多次作案或者结伙作案为由,将刑事拘留的时间延长至30日。即使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以后,也使用着同样的流程,这样的做法对于认罪认罚的被告人是不公平的,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发展也存在着不利的影响。

  2.2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没有区分不同的诉讼阶段,也没有具体幅度

  刑事诉讼法中有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和审判阶段,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认罚的阶段不同,认罪的价值也会不一样。越早认罪就有利于案件的侦破,能顺利走向法庭,其中犯罪行为人的认罪可能也会越为真诚,并且人身危险性会降低,这样一来极大程度的节约了司法成本,在量刑时从宽处理的幅度应该越大。然而,目前我国法律及司法解释中,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认罚处罚并没有区分不同环节,对待不同阶段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概而论,这样大大影响了他们的认罪积极性,不利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发展。

我国现行的法律及司法解释只规定了对于认罪认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酌量从宽处罚,而没有再一层的细致分类说明可酌定的幅度,酿成酌定从宽处罚也许只是一个制度,而无可用武之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面对这不确定的酌定量刑不知所措,从而导致实践中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主动、自愿认罪的情形并不是很多。

  三、对完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几点思考

  3.1应在充分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的前提下惩罚犯罪

  刑事案件流程涉及的部门主要为公安、检察院、法院三个机关,分别主导着侦查环节、审查起诉环节和审判环节,刑事诉讼法为三机关的关系定位是“分工负责,互相配合,相互制约。”对待认罪认罚的案件三部门可以把认罪认罚的案件从普通案件中剥离出来,这样更有利于促进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发展。同时检察院应担起实体与程序上起到监督检查的作用,预防与监督刑讯逼供、违反法律的超期羁押等等,特别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从侦查阶段作出真实的认罪后,表明这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再危害社会的可能性、逃避司法机关刑事追究的可能性有所降低,检察院应当对各部门作出羁押决定的必要性进行监督、审查,对于法律规定符合取保候审的,可以采取取保候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更多的时间可收集对自己有利的证据,与辩护人的交流机会更多,能够为法庭的审理做好充足的准备。对可以取保候审的人使用取保候审制度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和人权保障思想,符合尊重人权和保护人权的国际化潮流。

  3.2认罪认罚可分阶段,从量刑幅度上激励被告人认罪

  在国外的辩诉交易制度下,英美法等国家通过立法或者量刑指南等文件,对被告人认罪认罚的协商,通过量刑激励机制促使被告人认罪。在我国面对这日益增长的案件压力,为了优化司法资源配置,有必要借鉴国外经验,充分利用量刑激励机制对案件进行繁简分离。

  在侦查询问过程中积极配合侦查活动,主动承认自己罪行的,也就是坦白,坦白者的人身危险性会减小,并且因其积极配合可以使侦查机关迅速侦破案件,节约了司法资源,也提高了司法效率,所以认罪的时间越靠前,那么法官在量刑时考虑的从轻幅度就越大。

  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供述自己被指控罪行的情况,其人身危险性较大,在节约司法资源方面所起作用最小,因此对这样的认罪者处罚时,可以从轻处罚的幅度小于侦查期间认罪的。国家可以通过立法或者量刑指南等文件,进一步把从轻幅度细致到百分比之间,增强法律的可实施性,法官就可以依据法律实施从宽裁量。
责任编辑:周璇月